您的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

我先劫个色

2020-05-23 03:21:09 gorlrn.cn

? 这是一同事讲的。他爷爷总喜欢跟他说这段。 ? 他们村子里有个浪荡子,某甲。家境很不错,算是小地主吧。父母俱在,妻儿双全,应该踏踏实实过日子,他偏不。大姑娘小媳妇,稍微看得上点眼的,没有他不去招撩的。 ? 要说他采花呢,也是冤枉他。他家生活虽然不错 ,但是还真供不起他寻花问柳,更别说像高衙内那样强抢民女;横行乡里呢,他倒也真想,不过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。他的行为,就是过过嘴瘾,偷空在哪个女人身上摸一把之类的。这种人倒不说多可恨,就是让人讨厌。 ? 家里为他这种行为,没少闹别扭,尤其是他老婆。不过他有个优点,嘴甜。所以总的来说,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。 ? 一天他从县里回来,天可就要黑了。他看见前面一个女人,独自骑着头驴赶路。某甲心花怒发,过去搭讪,那女人长得还不错呢。看见某甲流里流气的样子,当然很害怕。他越发得意,不但嘴里不干不净,手也不规矩了。一条官道又没旁人,那女子跑不了躲不开,只好忍他。 ? 路过一片棒子地,某甲非拉女人进去歇一会。那女人没他力气大,只好跟他进去。某甲猴急的把女人拉过来就亲。可恶,哪来了一把土迷了他的眼。不过某甲不在乎,闭着眼亲呗。某甲得意之余也有点不满意:这女人长得不错,怎么嘴巴这么硬?他勉强睁开一点眼:一个骷髅头正在忘情的和他接吻呢。 ? 某甲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离远了这才看清,身子还是女人,脑袋完全是骨头。某甲爬着想出了这片棒子地。从女人腰上伸过来一只手,把某甲抓住了, 力气大得出奇。 ? 第二天某甲光着腚跑回村,一路上见谁就和谁说这事,到村子里继续。疯了?没有,但是不说就难受。折腾了半个多月,某甲这股劲才算过去。他这股劲过去了,人也成了当地的名人。从那以后大半辈子规规矩矩。 ? 村里的老人说,那女人不是狐仙就是黄仙。它们有头顶骷髅拜月的传统。这次对某甲小惩大诫,也正是它们的风格。

关于吉首资讯网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版权所有:吉首资讯网 Copyright @2012-2021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