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

背面之灿白

2020-05-23 03:10:21 gorlrn.cn

他一连用了四个“难堪”,声调带着压抑的平和,顺便为床上的老人整理了一下发和衣服。

“不要再说一些你和我都不想听的话,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。”

“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。”女孩看了一眼床上的老人:“但是不要在奶奶面前提啊,也许她能听到呢。”

八十多岁的奶奶躺在病房上,身上穿着蓝白条纹的约束服,阳光从窗户里射进来,照在老人苍老的额头上。

韩栈的眉心动了动:“会听到吗?”

女孩托起老人枯老的手掌,轻轻按摩着:“会的,她会在心里念着你想着你看着你。”

最廉价的安慰,但她只能做到这些。

她刚刚升入初中时,由于离家远,她便来到妈妈工作的地方,尽管这个到处充满白色和压抑的地方她并不喜欢。

第一次见到韩栈的时候就是在这间病房,妈妈给床上的老人输液。

枯瘦的手掌血管纵生,青色的,很像故事书上画着的狼的牙。

旁边的男孩这时候才有功夫偷闲,拿着笔刷刷刷地写作业,白净的额头蒙了一层雾,鼻尖有汗水浸着。

那时候她不知道韩栈是韩栈,就像韩栈不知道她是恩星,李恩星。

她只觉得男孩的侧脸很好看,菱角分明,唇色很深很红,肤色却很白,发丝是卷卷的、金黄色的,后来她才知道韩栈是混血儿。

妈妈在她耳边小声说他成绩如何如何优秀,又用很伤感的语气的说,这个男孩的父母死于一场空难,虽然有赔偿,但唯一的亲人经受不了如此打击,成为了植物人。

妈妈的目光很耐人寻味,有同情,却又有几分跳跃闪烁的兴奋。

但是“植物人”三个字还是让她吃惊地睁大眼睛,正好男孩抬起头向她看了一眼,很淡漠的表情,然后又扭过头使劲甩着手里的钢笔。

她咬了咬嘴唇,拉开书包拉链,挑出平日自己最爱用的那只晨光牌的中性笔递给他:“这……这支笔比较好用。”

男孩凉凉的目光让她吓了一跳,她用手紧紧攥着那支笔,吓得闭上了眼:“我……我叫……叫……恩星。”

果然没有回答,她小心的睁开了眼睛。

“我知道你叫韩栈!我们做朋友吧。”

男孩只是接过那支笔,继续写起作业,没有再理她。

妈妈拉着自己走的时候,恩星得意得向妈妈炫耀:“他有对我说谢谢哦,我听到了。”

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,三年意味着什么

意味着韩栈从一个比她要矮的小男孩,成为拥有一双大长腿比她高一个头的大男孩。

意味着学业的繁忙,中考的到来。

意味着生命力的渐渐消失,从老人越来越苍白、枯老的皮肤就可以看出来。

“下午帮我请假吧。”

闻言,恩星讶然的问:“怎么?”

“下午要去排练,然后……总之比较忙就对了。”韩栈想起那个电话。

电话是经纪人打来的,里面明确要求他和灿白排练,准备下一场演唱会。如果笙一再不醒来的话,就要解除和笙一的合约,然后TS少年只剩下他,和灿白。

“最近,你成绩有点下降。”恩星咬咬唇,还是想给韩栈提个醒儿。

“嗯。”韩栈低低的应了一声。

不是有点,而是很多。

从年级前三一下子下降到年级前一百名往后,班主任曾经找过他谈话,说是不愿意放弃他这棵好苗子,现在是学习重要,希望他可以一心一意的在学习上用功。

话外之意,不言而喻。

“你觉得我应不应该退出TS少年?”

“你有了这个念头?”恩星眼神变得空濛而安静,“问你的心,心之所愿,就是你的归处。”

“嘁,”韩栈将头扭向了别处,“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,也不要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好不好?问你就跟没问似的。我先走了。”

关于吉首资讯网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版权所有:吉首资讯网 Copyright @2012-2021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