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面试技巧

职场:喜欢做的与必须做的

2020-05-22 03:38:48 gorlrn.cn

从小白领跃升为管理人员时,那种感觉是宏图在胸的欣喜。可人生升迁的机会并不是经常性地发生,到了一个层面,就遇到一个“瓶颈”。当在一个“瓶颈”中挣扎很多年后,别人眼中的光鲜,却成了自己心头的荆棘。陆原,一个36岁的副总裁,此刻正迷失在这片荆棘中。

  自诉人:陆原

  最近,我对我自己到底适合做什么,感觉到非常的矛盾和迷茫,情绪也非常的不好。是不是可以请您给我解惑啊?唉!

  我36岁,大专,浙江师范大学毕业。O型血,刚刚从浙江一家石油公司副总经理的位子上下来。现在准备要去浙江的另一家集团公司做副总裁。我觉得自己非常懒惰,而且非常的理想化,这些年来去北京工作了7年,做了记者、保险公司业务员、经理、公司的副总经理等。换了3家副总,现在要做第4个副总了,而且一个比一个面临更大的压力。

  这些年来,我总觉得我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总是一团糟。总结一句话,那就是失败。唉。好多朋友让我继续去做老师。我却怎么也不想了。我想从销售管理转向生产管理,并且在外语上继续学习。以前曾经要考过研究生。现在的外语都快荒废了。我对企业管理非常感兴趣,我相信我会做好这个工作的……   其实在这里我觉得无法把我的信息非常准确地表达,以让您对我有个非常正确的判断。

  我也经常写一些诗。很多朋友都说我的文笔非常好。我也太多愁善感,好像不是这个社会上的人。我觉得有句话非常适合我:进佛门六根不净,入商界狼性不足。总是给我的朋友不大现实的感觉,太理想化。这些年来走南闯北多了,身上的灰也多了,心里也是有了太多的疲倦。

  “我喜欢做”与“我必须做的”

  大概在2000年前后,我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进入困境,周围的一切变得苍白无味,每天的忙碌奔波让我对生活的意义产生了怀疑。我遭遇了与主人公陆原一样的"职业高原期反应".那时,我在职业上已获得相当的成功,是一家外资快速消费品公司的副总,但高薪收入并不能填补我日益增长的空虚感。对于这种状况,我想尽办法寻求解脱,但远行没有让我平静下来。

  在内心深处,我知道自己在这一行、这家公司已做到头了,我对自己的未来——长长的二三十年充满未知与恐惧,想离开但又割舍不了既得的利益(薪水、职位与名声),并为此感到焦虑、孤独和疲惫不堪。在那煎熬的一个春夏秋冬里,我清楚地知道,在位的每一天都在违背内心的"我".

  显然,陆原的这种"职业高原期反应"并不是孤立的现象。现在,我每个月都要碰到这样的客户,他们中的一些人非常出色,但沉迷于"我必须做"与"我想做"的撕打中,他们感到空虚、缺少安全感,即使他们的职业成就在其他人眼里是多么出色与成功。

  当时,我屈服于"必须做"的工作,是因为我对工作的观念,仅仅是:

  工作是我生活中主旋律,占据了主导地位;

  工作是我谋生、改善生活的手段,但我并不知道生活的本质;

  我将工作与个人兴趣爱好分离开,认为兴趣是业余爱好,而工作就是干一行爱一行。   

来源:阿里巴巴社区

关于吉首资讯网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版权所有:吉首资讯网 Copyright @2012-2021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